亚马逊和沃尔玛争抢高低端收入人群

亚马逊和沃尔玛争抢高低端收入人群

亚马逊和沃尔玛正在争夺美国收入最高和最低的购物人群,而中产阶级消费群体正在被慢慢忽视。

美国中产阶级没落了?亚马逊和沃尔玛争抢高低端收入人群

亚马逊的Prime服务声称已经覆盖了美国70%以上的高收入庭,也就是那些每年收入超过112000美元的家庭。而现在亚马逊Prime又突然把目标转移到那些年收入不到15444美元、需要靠政府援助的单人家庭。

亚马逊在星期二(6月6日)宣布,其Prime会员的每月成本将下降至每月5.99美元,这项优惠措施针对的是美国低收入家庭、拥有政府补助项目(如美国补充营养救助项目,或称SNAP)电子转账卡的客户。

美国零售行业咨询师Doug Stephens说:“这对沃尔玛来说是一个打击。”因为这个战略针对的正是沃尔玛核心客户。据独立投资研究机构Morningstar表示,去年SNAP补助资金的五分之一最终都流向了沃尔玛。

同时,沃尔玛正在追逐亚马逊的核心客户。不久前,沃尔玛以30亿美元收购了Jet.com,吸引到了更年轻、更高收入的消费者群体。近期,沃尔玛还正在收购一些时尚零售电商,如ModCloth、Moosejaw和Shoebuy。据报道,该公司正在考虑竞购高端男装品牌Bonobos。

两家零售巨头都把目标瞄准了位于收入阶层两极的消费群体,这突显了美国贫富差距的日益扩大,而曾经是美国最受追捧的收入阶层——中产阶级,正在被慢慢忽视。

据Magid Retail Pulse的研究显示,年收入低于25000美元的美国家庭只有不到25%订阅了亚马逊的Prime服务,而60%赚取同样收入的消费者则定期在沃尔玛购物。

沃尔玛成立于1962年,当时正是美国中产阶级蓬勃发展的时期。

Stephens说:“从战后到20世纪70年代末期,零售商们都想从中产阶级分一杯羹,包括沃尔玛在内。而从1980年开始,由于中产阶级正在逐渐消失,于是收入两端的阶层就成为了重点。”

工会就业市场的恶化、制造业转移海外、知识经济的增长导致高技能职位热潮,这些因素对收入两极化起到了促进作用。

在经济大萧条之后,其他一些因素也加剧了面向中产阶级零售商的经营问题。

美国中产阶级没落了?亚马逊和沃尔玛争抢高低端收入人群

消费者开始节省更多的钱、商场交易量下滑,包括在服装和配饰上的消费,并将耐用品消费转移到体验式消费、旅游和餐馆,且消费者在科技和医疗方面的固定消费也开始提升。

随着消费者的消费习惯转变,中产阶级的数量正在下降。据皮尤研究中心(美国调查机构)调查显示,在2000年至2014年间,在美国203个大都市地区中(共229个)中产阶级的人口都有所下降。

这就是为什么如今美国高端零售商和折扣零售商蓬勃发展或至少能幸存下来的原因,而依赖中产阶级消费的公司,如梅西百货、西尔斯和JCPenney,却正在关闭数百家门店。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