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商家花10美金雇中国水军刷差评,亚马逊的恶性竞争何时休?

美国商家花10美金雇中国水军刷差评,亚马逊的恶性竞争何时休?

Mike Molson Hart是亚马逊上的玩具卖家,最近他遇到了一些麻烦。Mike Molson Hart有一款塑料建筑套件玩具Brain Flakes,在亚马逊非常受消费者欢迎,但就在这旺季来临之际,这款产品在亚马逊畅销玩具榜的排名突然骤降。

Mike Molson Hart查看了自己的产品页面,发现自己被留了恶意差评。

这是恶意卖家打击其他零售商采取的一个手段,通过雇佣水军给对手留差评,而这次恶意卖家的做法“升级”了,留了差评后,还请人投票表示评论有帮助(增加评论曝光度),当消费者看到差评时,就会失去购买欲。

恶意卖家每小时只需支付10美元到13美元,就能请到在中国或孟加拉国的一些“自由职业者”帮他们做这件事。

Mike Molson Hart表示,尽管Brain Flakes有超过1100条评论,评分高达4.8分,但购物者打开评论时,首先看到的是一条一星差评,再想买也会被吓走的。

旺季“赌注“升值,恶意事件频发

亚马逊有超过200万的卖家在竞争,如今旺季到来,竞争越发升温。一些商家为了最大化收益,不惜铤而走险,采取了黑帽策略。虽然亚马逊一直在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但恶意卖家总能想出方法应对。

VIAHART总裁哈Hart说:“这类恶意事件从我们入驻亚马逊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在发生,从未停歇。亚马逊仍是一个缺少管制的“荒原”,诈骗犯与赌徒大量存在,他们想尽办法通过这个系统盈利。”

美国商家花10美金雇中国水军刷差评,亚马逊的恶性竞争何时休?

据Adobe Systems数据,2017年11月和12月期间,美国消费者线上支出将达到1070亿美元,感恩节到网络星期一之间的5天时间是销售高峰。而被恶意卖家瞄准的零售商在这段时间内,会失去很多销量。

亚马逊“不作为”

Chris McCabe是亚马逊前雇员,现在经营自己的咨询业务,帮助亚马逊卖家。Chris McCabe说,在过去的几个月中,评论操纵事件不断增加,亚马逊似乎并没有在解决问题,而且亚马逊现行的应对策略糟糕透了。Chris McCabe创建了自己的团队来帮助商家打击评论操纵。

McCabe说:“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只有获得更多的关注和了解,亚马逊才有可能真的行动起来。对于恶意卖家来说,他们不需面临任何风险就能直击对手弱点,他们愿意这么做。”

亚马逊面临的唯一威胁是,虚假评论将影响消费者对评价的信心,这些评价曾经是用来提高消费者网购信任度的。

两年前,亚马逊对1000多个卖家提起诉讼,称他们通过 Fiverr.com发布小任务,请人撰写虚假产品评论,这一行为正在削弱消费者的信任。2016年,亚马逊对被指控销售假冒产品的商家提起诉讼,并承认其无法有效警惕这个问题。

亚马逊还推出政策,禁止卖家获取激励性评价,但恶意卖家也有自己的应对策略。在Facebook上,你仍能看到一些卖家请人留好评,合作的人们将获得积分卡或免费产品等好处,还能避开亚马逊监测。

恶意卖家“借力打力”

另外,一些恶意卖家正在利用亚马逊对假冒产品的高度敏感打击竞争对手。他们会向竞争对手提起商标侵权索赔,导致竞争对手业务被暂停,接受审查。 这时,“中枪”卖家因为审查问题,需暂停销售几天甚至几周,这就为恶意卖家赢得了宝贵的销售时间。

恶意卖家常用的另外一个损招是,请人持续点击竞争对手的产品广告,而不购买任何东西,耗尽对手广告账户中的所有资金。

2017年,亚马逊发现了大量“无效”广告点击,向多个卖家发放了退款,商家怀疑这是对手使出的另一手段。

Hart说,他向亚马逊提交了申诉,表示产品评论遭到操纵,但是亚马逊的反应让他感到沮丧。

刚开始,Hart担心公开发表言论会遭到报复,但他发现自己可能要承受的损失已经够大的了。据Hart估计,在这个旺季恶意评论可能导致他损失100万美元的销售额。

事情发生以来,Hart一直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与亚马逊保持联系。亚马逊只回应,正在对Hart的怀疑进行调查。

与此同时,为应对恶意差评,Hart下调了产品价格,但销售依旧低迷。

Hart说:“亚马逊知道这个问题,但他们却无所作为。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