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老外是如何用wish海淘的

看看老外是如何用wish海淘的

Wish等平台,让美国消费者可以直接从中国购买产品,这预示着实体零售业的终结。

大约三年前,像数百万其他Instagram用户一样,博主John Herrman开始了解到一个名为“Wish”的购物App。起初,Wish的广告出现在他的社交媒体页面中,兜售一些折扣非常低的产品:低于20美元的智能手表、5美元的自拍杆、一个可以自动搅拌的杯子等。2015年底,此类广告频频出现。据报道,2015年节日期间,Wish母公司是Facebook和Instagram的最大广告客户之一。

Wish购物非常简单

Herrman和朋友决定在该平台上为对方买点礼物。随后他很快发现,在Wish上购物非常简单。注册后,首单是免费的,当时他买了黄色的脚趾袜。在Wish平台上,消费者可以滚动查看一系列诱人的商品:生活用品、快时尚产品、非常便宜但热门的电子产品,还包括了仿冒的服装。

在不多的预算下,Herrman寄给朋友的产品包括:一个激光笔、100个一组的“超强”小磁铁、小提琴、奥迪A6车窗配件、深V毛衣,当然还有自动搅拌杯子。产品往往包邮,或者运费只要一美元。这些产品经常有非常好的评价,通常有几千名消费者购买。

Herrman则让朋友给他买了这些产品:Macho ManRandy Savage款太阳眼镜、内置蓝牙音箱、一个绣字枕头、一件带有很污图案的T恤、一件白色丝绸长袍、一包散装的斯里兰卡硬币、形状像人胎的方旦糖模具和一个12孔的陶笛。产品包裹在下个月纷纷抵达,大多数是e邮宝包裹,由美国邮政局和中国邮政承运。

跨境包裹怎么配送?

这些跨境货物的运输按照2010年美国和中国的双边贸易协定来执行,该协定旨在解决越来越多的跨境电商问题。超过4.4磅,如小提琴和琴弓等较重的物品,可以通过e邮宝以极低的价格运送,寄件人及收件人还能跟踪物流,确认货物是否送达。e邮宝近年来使用量一直在提高。

协议促使越来越多美国消费者直接从制造国家直接购买产品。美国与中国香港,新加坡和韩国也有类似的协议。显然,这让给一直担任进口商角色的商店和零售商带来了压力。实体零售业形势在2017非常严峻,在电商的施压下,实体零售业每个月裁员上万人。

跨境购物加剧了这一问题。由于有了e邮宝和数十年前签订的国际邮政协议,中国质量轻的产品出口到美国可以享受到美国邮政的大量补贴。专攻国际邮政法律的顾问和律师Jim Campbell表示:“协议让费率较低,还重新分配财富,赢家基本上是大型出口商。”因此,此类协议受到美国大小型零售商的大力谴责。2015年,亚马逊代表就在国会面前证明了协议的“完全不必要和不合逻辑”。

但美国跨境网购激增只不过是国际邮政政策的副作用之一。跨境网购很诱人,但并非完全不公平。

Wish的出现让国际航运的特殊性广为人知,但同时Wish也为全球化制造业和商业状况提供了一个更加明朗的前景。

沃尔玛商品依赖进口,但它的购物体验不透明,人们只能从标签或者贴纸中了解到商品的来源地。而Wish不掩饰自己的国际性,它的产品选择感觉像一个无穷无尽的“瀑布”,没有约束感,消费者可以尽情地享受购物。

Wish的购物者与沃尔玛用户没有多少区别。但是,前者的消费趋势更接近全球趋势。Wish给我们展现了一个极限资本主义的未来,虽然在Wish上,原来在零售业中充当信息传递者的实体商店、服务人员都不复存在,但消费者对此毫不在意。

留言